主页 > J生活坊 >睽违13年》用所有气力造一座桥:从《偷书贼》到《克雷的桥》 >
点赞: 294

睽违13年》用所有气力造一座桥:从《偷书贼》到《克雷的桥》

发表于 2020-07-27 | 收藏976 |
睽违13年》用所有气力造一座桥:从《偷书贼》到《克雷的桥》

2005年以长篇小说《偷书贼》受到国际瞩目的小说家马格斯.朱萨克(Markus Zusak),是当代澳洲小说界获奖最多、着作最丰、读者群最广的作家。

《偷书贼》发行以来,全球销售超过1800万册,在台累积销量20万册,拥有广大读者群。13年来众多读者引颈期待朱萨克的新作,终于在去(2018)年10月等来《克雷的桥》英文版问世。新书首刷即突破50万本,并迅即登上《纽约时报》畅销榜,广受国际文坛及读者好评。

《克雷的桥》一书讲述母亲病故、父亲离家出走的邓巴家五兄弟自生自灭的故事,支离破碎的家庭,透过一座桥的修建,原谅和解接纳,并在爱与心碎里茁壮。这部作品是由美国、英国与澳洲三国出版方合作推出,朱萨克在2016年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,历经十余年的创作:「它不一定要比《偷书贼》好,但它必须很不一样。」

第一时间取得《克雷的桥》中文版作者序,独家抢先刊出,以飨读者。

回家的桥,也是离家的桥

写完《克雷的桥》一年后再为它写序,有种回到家的感觉。这使得我再一次想起这本书,以及书中角色伴我度过多幺长的一段时间,我想他们应该会和我在一起一辈子吧……完成《偷书贼》后的13年间,这些角色在我心中,也在我身旁。他们是我的朋友,也是最了不起的对手。他们是我身为作家最大的挑战,也是最大的喜爱。从过去到现在,我一直都是邓巴男孩。

这个灵感第一次是出现在我20岁。(写下这句话时,我已经43岁了。)那个时候,我全心投入作家这个职业,即便当时遭遇的多是挫败。我总会在住家附近散很久的步。其中一次散步时,我在心中看见一个正在建桥的男孩,并为他取名「克雷顿」(Clayton)。我本来打算将书命名为《克雷顿的桥》(Clayton’s Bridge),几个月后我又想:不,不要叫《克雷顿的桥》,叫《克雷的桥》(Bridge of Clay)好了。

这个改变为我的灵感注入全新深度的意义与情感。我见到一个以石头或木材当材料建桥的男孩,但这材料中也包括了他自己。他将自己的整个人生铸进桥中。就这个灵感而言,若以英文的角度来看,克雷(Clay)同时可当作名字,也是一种建材:黏土。黏土可以塑造出任何事物,但需要火焰使其定型……于此,我见到一个全新的故事开头成形,以及一个确切的结局。只是还没準备好下笔写它。

严格说来,我在二十几岁前半就试图写下第一个版本,却也很快地发现,我写出来的东西跟想要的并不一样。你总是在找一个能将心中感受转化为纸上文字的方式。所以我先将《克雷的桥》放到一边,书一本接一本出,直到我创作的第五本作品,也就是《偷书贼》出版。该是时候再来挑战这个男孩、他的桥,以及他对伟大成就做的尝试了。

我开始蒐集新点子是在2006年。这些点子包含一个五兄弟的家庭,一名从东欧前往澳洲的母亲,还有一个深深着迷于米开朗基罗的父亲,尤其是大卫像,还有他未完成的作品,奴隶们(又称囚徒们)。当我想着潘妮洛普.邓巴带着一只手提箱,里面放了两本书(《伊利亚德》与《奥德赛》),就这样从欧洲来到澳洲的画面,真心相信我有了必要的元素。我们时常觉得自己像是住在一个渺小的郊区,但在这样的一个地方,有着艰苦而残破的一家人,受到旅途与笑声、美好的生活和悲惨的死亡撼动。更有一个男孩,他受尽一切苦楚,只为将全家凝聚在一起。我想将所有美好、所有悲剧与所有勇气全放进这个设定在郊区的故事中。

最后,我觉得应该可以稍微谈谈书中、故事中的那些桥,尤其是这本书。叙述者(克雷的大哥马修)时常对读者讲起,他做为这个故事的作者与做为听众的读者间的距离。我也常想像这件事。我在一处写作,而这些字句延伸远走,来到阅读这本书的读者面前,不管他们身在何处。这幺一来,即便是在我写作的当下,读者也成了故事的一部分。

如果用更直接,更故事导向的说法,那幺《克雷的桥》中的桥梁随处可见。尤其,克雷是为了将他的家人凝聚在一起才建桥,但同时也是为了找到一个离开的方式。那座桥的方向能通往家,也能离开家。而马修也在建他自己的桥。他不仅是想了解自己的弟弟,更是为了理解自己有多幺爱他。就是因为这样,他才要写这个故事,这些字句都是爱的证明。

创作《克雷的桥》时,我遭遇许多挑战,并靠着意志力让书得以成形。我认为,我之所以在《偷书贼》后花上13年才完成此书,是因为我一直想在写作上超越自己,我向来以此为目标,想抓取稍微超出能力範围的成就。有时我会觉得,这好像是自己与自己在争抢世界盃写作冠军。但如今一切都结束了,我知道我已尽了全力。故事中的桥是克雷,但这本书则是我。暂且不管其他人怎幺看,我知道这本书是以勇气写成。就目前而言,我已十分欣慰。我希望你也能在书中找到勇气,在这些角色中找到善意。

在此致上最高的祝福与敬意

马格斯


2008年朱萨克首度访台,睽违11年之后,今年将再度来台会见读者,预计于台北国际书展期间,与作家张惠菁、读书共和国社长郭重兴等人进行对谈。

朱萨克访台活动:

2019/02/16(六)12:15 台北国际书展 主题广场2019/02/17(日)14:15 台北国际书展 蓝沙龙

克雷的桥
Bridge of Clay

作者:马格斯.朱萨克(Markus Zusak)
译者:马新岚
出版:木马文化  
定价:400元
【内容简介➤】

作者简介:马格斯朱萨克
一九七五年生于雪梨,父母为奥地利与德国后裔。马格斯.朱萨克可说是当代澳洲小说界获奖最多、着作最丰、读者群也最广的作家。迄今出版《偷书贼》(木马文化,2005)、《传信人》(木马文化,2008)等书。

经历过《偷书贼》全球性的成功,朱萨克沉寂数年时光,都是为了酝酿创作生涯中最好的故事。「你总是希望每字每句都能完美,要把故事说对、说好。其实我的心情就像书中的主角克雷,他想造出一座最美丽也最完美的桥――可是内心深处,他知道这不可能做到。但是这个尝试的动作是美好而且了不起的。我在写这本书时就是这个感觉。」藉由《克雷的桥》,朱萨克想描绘一个充满缺陷、彼此恨着又爱着的家族;他想让读者感受到文字的生命与力道。对于朱萨克的成功,你可以说他拥有与生俱来的写作天赋,但这一切更可能归功于他对完美的追求,十三年间持续创作,未曾间断。「身为作家,我是这样觉得:其实你一直处于热身的状态。就某方面来说,写书就是为下一本作品热身。」这是他的创作之道,而在《克雷的桥》之后,我们必能再次迎来他超越自我的下一本鉅作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会员登入|享受汽车生活|网站地图 申博正网sun 申博正网充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