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V地生活 >照护爸妈,我得离职吗? >
点赞: 733

照护爸妈,我得离职吗?

发表于 2020-07-23 | 收藏615 |

书名:照护爸妈,我得离职吗?:照护,很辛苦;但不离职照顾,是更合适的选择。兼顾工作与孝道,你才能真正喘息,不留遗憾。作者:和气美枝译者:罗淑慧出版社:大是文化出版日期:2017/05/03

照护爸妈,我得离职吗?

无业的罪恶感,会把一个顾家男人压垮

「那一年,我握了母亲的手好几次,这才发现,过去我从未这样紧握住她的手。如果不是因为照护,我根本不会有这样的机会。」

说出这段话的,是六十三岁的D先生。虽然他现在能平静的谈论那段经历,但在他离职专注照护的时期,却彷彿遗失了笑容,成天大声斥喝失智的母亲和家人,闹得鸡犬不宁。

D整整照护了母亲长达四年之久。三十六岁时,D的父亲过世,之后他一直和母亲、太太同住。D的母亲每天都会搭早班电车,去附近的菩提寺参拜,完全没有半点生病迹象。可是,母亲八十五岁时,突然开始叨唸榻榻米的边缘、和室的拉门有虫子。实际上前确认后,却不见任何异状。

不久,D在半夜三点听到客厅有声音,起床查看后发现,母亲正在準备客人用的茶杯。D怯生生的问:「怎幺了?」母亲却回答:「有亲戚来家里,我在泡茶。」三更半夜怎幺会有访客呢?结果,经专科医师诊断,确诊母亲已出现路易体失智症(DementiawithLewyBodies),容易产生幻觉。

D奉行「自己的母亲自己顾」主义,可说是一个人承担起所有的照护责任,但他完全不了解照护有何资源可用,于是前往地区综合支援中心(按:等同台湾各地的长照中心或服务站,可提供各项服务申请),替母亲聘请了一位照护管理师,之后又为了申请其他服务而四处奔波,当然这些时候都得向公司请假。

白天,D想尽可能避免母亲独自在家,于是将她送去日间照护机构。母亲

下午四点半左右就得回家,偏偏家人都有工作无法帮忙接送,D只好每次都向公司申请早退(或趁外出洽公时顺道去接母亲,因而过晚返回公司)。虽然D已事先向社长说明原委,但当业绩不佳时,上头就会把这些事情联想在一起,导致D在公司的观感越来越差。

某天,D看到母亲打算把买来的麵包,连同塑胶袋一起放进烤箱时,他突然深刻意识到「这样下去迟早会出问题,不能再拖了」,于是D决定照护离职。更教人心酸的是,提出辞呈时,公司完全没有慰留,爽快批准了。

遭社会遗弃的闭塞和孤独,谁都难以承受

「接下来的每一天,都像是活在地狱里。」D说。

母亲的症状持续恶化,D甚至连半夜都得起床带她去厕所。心力交瘁、睡眠不足的D,逐渐丧失天生的温厚性情,开始动不动就和母亲起争执。除了怒声斥喝外,稍有不开心,他还会用力拍桌子、发出很大的声音企图威吓他人。朋友都说那段时期的D,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。

最令D难受的是自己没有工作,这就像是自尊心被人丢在地上狠狠践踏,有一种接近罪恶感的愧疚。日常中也只剩跟特定的几个人来往,这种遭社会遗弃的闭塞感及孤独感,逐渐将脆弱的D给压垮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有个专门以男性照护者为对象的聚会拯救了D。虽然聚会成员只有三人,但大家都非常乐意倾听他的故事。回忆起当时的情况,D说:「和其他人畅谈自己的苦楚,真的很抒压,有种得到救赎的感觉。」

另外,照护者前辈还给了他很多指导。例如,某些地区提供高龄者纸尿布的费用给付或优惠,但不知情的D都在附近的药房以原价购买,知道到哪里採购可省下一笔钱之后(即使只是小小的价差),D的经济负担减少了许多。

不幸的是,D的母亲在家里摔倒,导致大腿骨骨折。紧急住院一个月之后,开始过着坐轮椅的生活。因家里的环境不易照护,D暂时将母亲安置在照护老人保健机构(老健),之后转移至全新设立的特别养护老人院(以下简称特养)。

至少那一年,我曾紧握母亲的手

为了争取更多自己的时间,D自行创业,开了一间人力仲介公司,以经营者的身分重回职场。虽然D的母亲最后在特养因误嚥性肺炎过世,但在那之前的一年三个月期间,D每天都会前去探视,有时甚至一天现身好几次,除了照顾母亲,D也致力协助院内其他病患午、晚餐的配送。

那段时间里,不仅原本脾气暴躁的母亲变得温和,就连D自己,也一改过去从不愿耐心听妈妈说话的态度,而能够笑着与她聊天。

D这才回过神,发现自己每次与母亲谈笑时,总是紧握着她那双过去从未紧握过的手。「你的心情如果无法放轻鬆,照护就只是一份枯燥的工作;而工作就是制式化的作业,无法与对方心灵相通。」

照护者和受照护者之间,经常被比喻为镜子。如果照护者老是愁眉苦脸,受照护者的一方,也会如照镜子一般,变得严厉、可怕;相反的,一旦照护者展露笑容,对方必定也会微笑以对。

照护者一定得先让自己幸福,才有可能带给对方快乐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菲律宾申博会员登入|享受汽车生活|网站地图 亿皇国际 易胜博ysb8